分享到:文章主題: 想當年在北工大的日子 作者:noon (更新至18)
soqetsu樓主
CPEL
身份
版主
文章
5796
積分
87493
等級
斗拱(14)

發信人: soqetsu (CPEL), 信區: BJUT
標  題: 想當年在北工大的日子 作者:noon (更新至17)
發信站: 水木社區 (Tue Sep  1 14:22:54 2015), 站內
  
☆─────────────────────────────────────☆  
    noon (藍莓老獵人) 于 (Mon Mar 16 11:21:55 2015) 提到:  
    
偶爾逛進來,感覺蕭條的很。作為一個工大畢業的大媽,還是盡力為母校版做點貢獻吧  
話說誰知道版面積分是怎么算的?是多發幾篇主貼好一些還是回一個貼子好一些?  
不說廢話了  
    
還有再說幾句廢話:這種吃飽了撐的憶往昔的事情,今天有心情干明天也許就沒心情了。所以我想到哪里就寫到哪里吧  
    
首先說說"想當年"三個字。那是在遙遠的上個世紀,北工大還是北京四大染缸之首,現在還是不是我就不知道了。那時的北工大只有現在的一半大小。我看了一下工大現在的地圖,可能連一半都沒有。  
    
我入學的時候,5、6號樓剛剛建好,南邊只有這兩棟樓和9號樓,還有中間的食堂我們一般叫它南區食堂。西邊只有個基礎樓。也許我入學的時候基礎樓還沒建好,記不得了。  
我入學的時候,工大還是有系的,學院什么的那時還沒有,同學之間說話都叫系號。"你是幾系的""三系的,你呢""七系的"。學號的排列很簡單,8位,頭兩位是入學年,95就是95年入學的,96就是96年入學的。下兩位是系,02就是2系,08就是8系。再下兩位是班號,11啦12啦之類的。最后兩位是入學成績排名,貨真價實、不給面子。打個比方,學號96141105就是96年入學14系1班入學成績排名第五的同學。不知現在的學號是個什么排列方式。  
    
我入學的時候,工大還不是211。記得那年冬天211審查之類的,為了看上去好看,學校在宿舍樓前種了一片麥子。就是最北邊醫院邊上那塊,3、4號樓那里。12月的北京,寒風那叫一個凜冽呀,十來公分高的小麥苗在灰涂涂的冬天著實好看,不過只能遠看。因為種的密度不夠大,所以走近了就抓瞎了。現在想起來好像到春天那些麥子就不見了,拔了?換成草了?我不知道,反正我沒見它長起來過,在那個各種生活還相對貧乏的日子,如果它能結了麥子,我敢肯定,一定會被無聊的我們把光烤了吃掉。  
    
我入學的時候,工大的本科還是5年制。各位學弟學妹,你們沒看錯,真的是5年哦,只是本科哦。據說是這個樣子的,工大是由清華援建的,所以很多的學科建設都或多或少的有著清華的痕跡。清華當年本科5年--其實那時候很多大學都是5年--所以工大本科也是5年,然后清華改了4年,工大華麗麗的繼續5年。當然后來工大也改成4年了,不過咱沒趕上。所以就有了在工大的5個春夏秋冬  
    
如果你看到這里還沒睡著,那么恭喜你,你的語文理解能力在經過這次磨練以后又上了一個新的臺階  
其實全是廢話,有空繼續  
    
    
    
☆─────────────────────────────────────☆  
    noon (藍莓老獵人) 于 (Wed Mar 18 22:05:49 2015) 提到:  
    
我一直在想,回憶也應該有個回憶的樣子。起碼應該坐在個黃花梨的椅子上,邊上放著一杯茶,暖暖的夕陽從窗戶照了進來,茶氣氤氳。或者是個陰陰天氣,團坐在沙發上,和青梅竹馬手牽著手,聽著雨打窗戶的聲音。為啥會是現在這個樣子,我坐在電腦前,一邊打著字一邊吃著桔子,一點美感也沒有。  
好了既然說到桔子咱就先回憶回憶工大的吃吧。學校里面說吃能離開食堂那就怪了。而且就工大那么個小地方校園里面除了食堂也真是沒什么吃東西的地方了。好吧,除了食堂還是有些地方的,比如天天,但是我那時候窮呀,一學期也不一定能去一趟天天,而且天天上菜那叫一個慢呀,有一次我們7、8個人去吃飯,基本上就是上一個菜我們吃完一個,然后大家一邊聊天一邊等著,然后再上來一個菜我們再吃完再聊天再等著。一頓飯吃完了根本就沒有飽的感覺。那時候天天在學校的西北角,從地圖上看是現在回民食堂的位置。現在天天占據的那個二樓,我們那個時候叫一食。我覺得一食是當時6個食堂里面最奇怪的一個。正餐的時候只賣三種東西,包子、粥、份飯。說起份飯來,好像當年只有一食和三食有份飯賣。價錢大約在3塊5一份左右,兩菜,菜量不小,飯給的數量由買飯人的性別決定。一食的份飯里有個菜,是肉絲和配菜炒的,裹了不少的淀粉,味道極佳,我那時候臉皮薄,一直沒問過叫什么名字。第一次吃它是因為男友問我想吃什么我說“隨便”,然后這個菜在我們倆的嘴里就一直是這個名字了。其實去一食的大多是沖著包子去的。一食的包子當時在工大那是一絕。5毛錢一兩,一兩3個。熱氣騰騰、豬肉大蔥。女生一般三兩,男生大多半斤。味道絕對比現在的慶豐強。最妙的是,每到上午大課間的時候。一大筐熱氣騰騰的一食包子會準時出現在一教大廳里安慰那些饑腸轆轆的心。  
    
今天就到這里吧,兒子出水痘,我快累死了  
    
    
☆─────────────────────────────────────☆  
    noon (藍莓老獵人) 于 (Tue Mar 24 13:35:38 2015) 提到:  
    
一食的下面就是二食了。說起二食堂就要提一提當時工大的早餐。  
工大的早餐說實話真的沒什么可選擇的,主食就是饅頭油條,有的時候會有炸饅頭,使整個饅頭扔進油里炸到金黃。喝的就是白粥豆漿二選一,偶爾有個面湯什么的,一般都是放在兩個大桶里,一毛錢還是兩毛錢一勺。下飯就是咸菜一般有2、3種,各食堂不盡相同,我最喜歡的是南區食堂(看地圖現在應該叫什么美食園)的雪里蕻,微微有點甜味,配著米飯最是對味兒,可是早上沒有米飯賣。醬豆腐也不錯,一般都是一塊一塊整齊的碼放在一個大平長方不銹鋼盤子的一邊,盤子的別一邊是半塊半塊的醬豆腐方便食量小的同學們選用。早飯還有一樣就是雞蛋,大多數就是白煮雞蛋和醬油雞蛋。  
反正整個工大里里外外早飯就沒什么花樣,以至于有一陣子工大提出了早起早飯早讀早戀--不好意思是早煉--的四早運動,這個以后再說。  
接著說為什么說起二食堂我就想起早飯了呢,那時有一件事哪叫一個丟人。有一天早上,我和"隨便男友"一起在二食吃早餐,遇到我們宿舍的圓臉小姑娘和她男友也在二食吃早餐,而且我們兩對吃的都是油條豆漿,不一樣的是我們倆飯盒里是4根油條,人家飯盒里是兩根油條。我當時就和圓臉小姑娘說"你們吃的可真少啊",圓臉小姑娘晃了晃手里的雞蛋說"我們還吃雞蛋呢"就走開了,我實在不好意思和她說,我們其實也是要吃雞蛋的有木有,只不過在油條下面你看不到有木有。怪不得人家是除了臉圓以外哪里都不圓,我是除了臉圓以外別的地方也圓。悲桑呀~~~悲桑呀~~~二食堂的清燉牛肉真是灰常灰常好吃呀~~~  
    
    
    
☆─────────────────────────────────────☆  
    noon (藍莓老獵人) 于 (Tue Mar 31 11:46:05 2015) 提到:  
    
我知道你們看煩了,那就別看了,無非是個無聊的學姐沒事憶憶往昔。有這個時間你們吃飯睡覺打個豆豆啥的,要不出去走走當當吸塵器給北京減少點沙塵暴啥的也行。我也是看版上文字太少,沒事寫寫湊個數。  
    
三食堂是當時除了回食以外最小的食堂,但是是我去的最多的食堂,也許是因為它離著水房近?印象中三食總是人滿為患,那時食堂的桌子都是一大長條,兩邊是兩條長凳,像大通鋪一樣。整個三食好像只有3、4條桌子。戀愛中的男女都是挨在一起座著,很少有能面對面坐著的。這在無形中增加了男女接觸的頻率并提高了相互喂飯的方便程度。  
三食是典型的麻雀雖小五臟俱全,進門右手邊是涼菜熟食,往前走是主食,米飯饅頭,白菜餡的包子4毛一個,像我這種飯量大的女生一般吃3、4個足以。左手邊是各種菜,大鍋菜和其它食堂一樣可以買半份,大多數同學一頓飯都是半葷半素,這樣菜錢一般在2塊5左右。  
三食最讓人受不了的是它的小炒,水煮肉味道極美。工大三食的小炒水煮肉是我這輩子吃過的最好吃的水煮肉沒有之一。尤其是上面那層花椒面,被油潑過以后那叫一個香!我經常在周末用太空杯裝上一份帶回家去孝敬老爹。4塊錢能把老爹吃美了哄高興了。后來經過反復的嘗試,我在家做出的水煮肉片也竟有幾分三食小炒的品格,只是老爹這時已經真的老了,再不喜歡這種味重的菜肴了。  
提起三食就要提提它和四食之間的小店。點很小,放幾張小桌,買的東西也簡單除了少有的幾種飲料外,就是面!面只有兩種,一種是加了一個煮雞蛋的醬油面,另一種是加了兩個煮雞蛋的醬油面。一個雞蛋的1塊4,兩個雞蛋的1塊9,也許還有3個雞蛋的,只是我沒見過。  
    
    
    
☆─────────────────────────────────────☆  
    noon (藍莓老獵人) 于 (Wed Apr  1 14:57:46 2015) 提到:  
    
四食堂在我入學的時候還只是一個普通的僅僅是大一點的食堂罷了,但是經過裝修之后四食已經不是簡單意義上的食堂了。  
四食是第一個不用拿飯盒也能吃上飯的食堂。以前上課大家都背個書包外帶拿個飯盒一般還要加個太空杯啥的,走起路來稀里嘩啦甚是好聽。哪像現在的學生,那個手機端著杯咖啡就去上課了。四食裝修以后竟然不用自帶飯盒實在是一大進步。記得四食裝修完了之后各個窗口上都貼了碩大的招牌,分別是"炒貨"、"蒸貨"、"煮貨"之流,同學們一致認為應該在門口也掛個牌子--"吃貨"。  
四食是唯一一個被大家當自習室的食堂。四食以前也和三食一樣,吃飯的桌子就像大通鋪。裝修以后就變成單個的桌子了,一桌四椅在現在很常見,可是在十幾年前的大學食堂還是很高大上的。愛情鳥們終于可以面對面的吃飯發呆以及相面了。期末時節在教室和圖書館都占不到座位的同學以及那些需要討論問題的同學就集中到了四食。那時,隨便男友有個室友Y君,此君身高180體重120,著實體現不出社會主義優越性。Y君一到期末就成了我和隨便男友之間的電燈泡,經常圍著隨便男友惡補各科重點,那時候我們三個經常在四食霸占一張桌子,學習吃飯兩不誤。畢業沒多久Y君就游過太平洋找他老婆團聚去鳥,十多年沒見,聽說在星條國呆了這么些日子,也沒能體現一下資本主義國家的優越性。  
    
    
    
☆─────────────────────────────────────☆  
    noon (藍莓老獵人) 于 (Wed Apr  1 15:00:15 2015) 提到:  
    
這樣沒事吃飽了撐的把一個文章拆成兩個版面積分會不會多一點呢?  
    
四食是校園內唯一有夜宵的食堂。那時候夜生活貧乏呀,男生還能出去切個網打個游戲啥的,女生除了在校園的犄角旮旯黑燈瞎火的地方那啥一下(這個咱以后在慢慢說)以外就沒啥課外活動了。晚上自習之余,吃點夜宵是大家的最愛。那時的夜宵大概分三類,第一類叫做各色方便面,以統一康師傅為主流。那時候統一很火,電臺里有個節目就叫統一校園,好像是著名的"調頻97.4兆赫"。現在已經沒落了,北京市場上只有零零星星的在賣。晚上10點,在三食對面水房邊上的小賣部里買上一包方便面,放在飯盒里就手在邊上的熱水龍頭上一泡,然后端到四食一吃。那時候我和隨便男友經常吃一種有兩塊面餅的方便面,叫做"雙胞胎",或者是面霸120之類的,結果就是在大學期間體重飛長。第二類叫做小完熊干脆面。你可以盯著上一句話的第7個字0.01秒,然后鄙視姐不識字,但是在四分之一柱香之后讓我告訴你,我們當年就是這么叫的,雖然大家都認得浣字,但是大家還是棄而不舍的叫它"小完熊"。在那個歲月里小完熊是我們的早餐、加餐、零食、夜宵以及其它,餓了可以吃,煩了可以揉。實在是居家旅行殺人滅口的必備良藥。第三類就是四食的夜宵了。四食夜宵的種類不多,一般是酸辣粉火燒之類的,記得第一天賣酸辣粉,麻醬香菜醋都放在外面讓學生自己加。麻醬調得很稀,我和隨便男友是麻醬控,一碗酸辣粉,我加了三四勺麻醬沒感覺,隨便男友又加了三四勺,然后我又加了三四勺,然后隨便男友……當我們加完了大約二十多勺麻醬以后,抬頭看到食堂大師傅的臉怎么好像有點綠呀。第二天再去吃夜宵,麻醬就被拿到里面由大師傅負責加了,這是為什么為什么呢。順便說一下,把糖火燒掰碎了泡在酸辣粉里特別的美味,不信你們試試。  
    
    
    
☆─────────────────────────────────────☆  
    noon (藍莓老獵人) 于 (Thu Apr  9 09:26:07 2015) 提到:  
    
突然想起在四食的一件小事。有一天,我和隨便男友去四食吃飯,在賣菜的窗口擠隊,那陣子人多,秩序又不是很好,所以不能叫排隊了,湊合叫擠隊吧。正在猶豫是打冬瓜還是打茄子的當口,就聽后面傳來朗朗的聲音"紅丸子,白丸子,熘丸子,炸丸子,三鮮丸子,四喜丸子,……"。誰打個飯這么有情調呀?看見個丸子就來段報菜名,看見個小孩還不得來段八扇屏呀。回頭一看,原來是他。這位學弟,眼睛大說話慢,據說快板說得不錯但是一直沒聽過。多年以后,當他紅遍大江南北的時候,再要聽他的快板就得排隊買票了。想來這兄弟也算是北工大出的名人了。  
    
    
    
☆─────────────────────────────────────☆  
    noon (藍莓老獵人) 于 (Mon Apr 20 17:11:13 2015) 提到:  
    
去回食的次數不多,畢竟離的遠一些,依稀記得有幾個菜味道還算不錯。面條不錯,煮好放在個大桶里,去得早的話二兩面是半飯盒。去得晚了二兩面就是一飯盒了。  
南區食堂離我的宿舍最近。在還沒有隨便男友姐妹們也還沒有她們的不隨便男友的日子里,我和宿舍的姐妹們幾乎每天的早飯和午飯都是在這里解決的,所以在一年之內就吃膩了。樓下是食堂小炒里有一個奇葩菜魚香雞蛋,不知現在還有沒有。  
南區樓上那時是個餐廳。還是在不認識隨便男友的日子里我和宿舍的閨蜜經常跑上去打牙祭。兩個人為吃京醬肉絲還是吃抓炒肉絲爭來爭去。說實話,這兩個菜做得都不錯,或者說在那個時候我們覺得這兩個菜做得都不錯。  
少寫點吧,老公上次看過之后已經問我了:你這是"想當年在北工大的日子"還是"想當年吃貨的日子"?  
    
    
    
☆─────────────────────────────────────☆  
    noon (藍莓老獵人) 于 (Mon Apr 20 17:12:10 2015) 提到:  
    
說完了吃,就說說住吧。我入學趕上了新樓建成,所以在工大期間就一直住在南區,南區那時候只有幾個宿舍樓和一個食堂,外面亂七八糟的,下過雨之后爛泥無數。好在宿舍里面倒是干凈整齊。廢話,那個時候什么都不讓在宿舍里面放,不能有床圍子,不能有箱子,不能有電腦,不能有大個的娃娃,連多余的衣服都不能有,三天一小查五天一大查的,不干凈整齊才怪。  
5號樓住女生6號樓住男生。開學沒幾天就聽說有男生被削了,因為他在6號樓的陰面用望遠鏡看5號樓。自此,校園里一直流傳著各種關于望遠鏡的故事,有人說有有人說沒有。其實有一天我倒是真看見對面的哥們躲在陽臺門里面拿著個望遠鏡看女生宿舍。不過卞大詩人告訴過我們:你在橋上看風景,看風景的人在樓上看你,在明月裝飾了你的窗子的時候,你小子已經裝飾了別人的夢。所謂螳螂捕蟬黃雀在后,正在此時,不知道5號樓那位姑涼以迅雷不及掩耳盜鈴之勢大喊一聲"對面XXX宿舍的你看什么看!"。哥們,一層樓就30個屋,陰面就14個,你以為別人數不過來嗎?  
    
    
    
☆─────────────────────────────────────☆  
    noon (藍莓老獵人) 于 (Mon Apr 20 17:13:01 2015) 提到:  
    
5號樓的宿舍那時有6張床,誰能告訴我現在住幾個人?兩個上下鋪4張;還有另兩張直接釘在墻上,下面擺了6張掀蓋的桌子,6個凳子。外加一個6格的柜子就是我入學時宿舍里全部的家當。宿舍的潛規則是統一化管理,藍白格的床單,粉色的被罩。整齊劃一,床圍子蚊帳之類的絕對不允許,理論上床上白天不允許放出了被褥枕頭以外的任何東西。床底下也就是鞋和臉盆,箱子這種東西宿舍里是見不得的,外地行李多的同學的箱子都要集中存放。桌子上也就讓放個水杯。反正什么也不讓放在明面上就對了。曾經有個女生在宿舍里放了一個不大的小熊毛絨玩具,結果半棟樓的人都知道檢查老師說她"學校是學習的地方,又不是養熊的地方"。周三下午不上課,經常有老師跑宿舍里去檢查衛生。夏天還好,東西少好收拾。到了冬天就麻煩了,外衣帽子一大堆,大家一般都會放在床上或者掛在床頭,檢查老師進門之前我們會迅速把衣服收起來放在柜子里或者穿在身上假裝正要出門。記得有一個周三的下午,我和姐妹們正在宿舍里不記得干什么呢,好像是扯閑篇正在興頭上,突然發現檢查老師上了樓了。怎么辦?收拾已經來不及了。姐妹們反應那叫一個快。我曾崩一下跳到床上,姐妹甲抱起一堆衣服扔在我的身上拉下被子把我蓋住,姐妹乙隨手把剩下的幾件衣服蓋在被子上姐妹丙以狼吞虎咽--不是,是風卷殘云之勢,隨手掀開一個桌子把桌子上的東西劃拉了進去。剩下的姐妹做打掃衛生狀。檢查老師進門,看到桌面上干干凈凈,小姑娘正在掃地很是滿意,唯一不滿意的就是我竟然躺在床上  
--這個同學怎么回事,為什么還在床上躺著?  
--老師她病了。  
--衣服怎么全放在床上,不放在柜子里?  
--老師她冷  
    
    
    
☆─────────────────────────────────────☆  
    noon (藍莓老獵人) 于 (Tue Sep  1 09:20:32 2015) 提到:  
    
    沒想到又開版了,繼續.  
    
還記得那個大喊一聲6號樓望遠鏡哥們的姑娘嗎,雖然我們不知道她到底是誰,但是有一點是肯定的,那就是她這一門獅子吼的功夫應該多少得益于當年工大不那么先進的通訊設備。  
我入學的時候,別說手機,就是BP機大多數學生也是沒有的。南區可供學生使用的電話只有9號樓一樓的兩部IC卡電話,后來5、6號樓的一樓樓梯口各裝了一部,每天晚上電話后面都會排起長隊。排隊的時候經常可以聽到各種"媽我已經到學校了","你怎么不給我寫信","老婆你別生氣了"之流。女生宿舍又不讓男生進,當然男生宿舍原則上也不讓女生進,那么找人--就基本靠吼了。大多數吼功常見于吃晚飯之前和吃晚飯之后,地點多集中于女生樓之下。類似于"201的快下來去開班會了","302的小甲你把你的高數作業扔下來","403的小乙快下來吃飯","504的小丙你幫我叫一聲513的小丁"之類的,此起彼伏。  
    
     后來在樓門口的門廳里安了一部電話,只能接電話,不能往外打,印象中接一次電話是3毛;每個宿舍也安了一個傳呼器,印象中傳呼一次也是3毛。在那個每月補助只有60,包子也才4毛錢一個的日子里,很少有學生舍得花三毛錢用一次傳呼。這樣,在晚飯前后,大家依然可以聽到從樓下傳來叫小甲小乙小丙小丁的聲音。  
    
    
☆─────────────────────────────────────☆  
    noon (藍莓老獵人) 于 (Tue Sep  1 14:17:42 2015) 提到:  
    
  
不知道現在的學生宿舍是什么樣子,電話肯定有了,電視也應該是有的,空調不知道能不能裝上,想當年我們11點熄燈斷電,別說是空調了,電扇也沒得用。好在那時候沒有手機,也不用充電了。學習刻苦的學生會在11點趕回宿舍,然后摸黑拿了臉盆去水房洗漱。不過像我這種學渣和準學渣們,基本上10點半或者更早就回宿舍了,打水、吃東西、洗漱、然后敷臉者有之、壓腿者有之、仰臥起坐者有之,像我這種看著姐妹們敷臉壓腿仰臥起坐者亦有之,11點準時關燈--不對,是斷電!電斷了,但是燈可不一定關了。于是乎每個月總有那么幾天早上來電的時候燈一下子亮起來。然后住在上鋪的4個姐妹里就會有人喊一聲關燈,住在下鋪的2個姐妹里就會有一個--基本上都是靠開關近的,跑去關燈。好吧我就是那個靠開關近z的。  
    
我剛進工大的時候,宿舍里能用的電器不多。基本上也就是個隨身聽,文曲星復讀機都是后來慢慢有的。電腦這種奢侈品別說大家都沒有,就是有了宿舍也不讓放不是。但是有一件電器倒幾乎是每個宿舍都有,就是--等我小點聲說呀--熱得快。那時候全學校只有兩個熱水房供應開水。一個在三食對面,那里簡直就是全學校的宇宙中心,還有一個就在南區食堂樓下。每天從傍晚開始,大家就分分提溜著一個兩個三個或者四個要么5磅要么8磅要么既不是5磅也不是8磅的暖壺從四面八方想水房聚集。熱水并不要錢,但是打水要時間要力氣,大家總是有個復習緊張、身體不適、陰天下雨的時候吧。于是雖然學校三令五申,但是熱得快還是基本上每個宿舍都有的。熱得快結構很簡單。大多都是一個U型的加熱棒,頭上接一個暖瓶塞形狀的塑料頭,外面連上各插頭就好了。用的時候也方便,打上一壺涼水,把熱得快往里面一插,連上電就行了。水燒好了自然會咕嘟會冒氣,那時達熱得快拔下來一邊晾著別燙著人就得了。直徑也就5、6厘米,長一尺上下。當年大約10塊錢左右吧。絕大多數沒有被老師查到。  
    
  
☆─────────────────────────────────────☆  
    noon (藍莓老獵人) 于 (Tue Sep  1 16:37:23  2015) 提到:  
  
在我入學后不久,大約1年左右吧,學校給每個宿舍安了電視,。小小的一個,吊在墻上。臺不多,大約3個吧,中央2個臺北京1個臺。也許是中央1個北京2個。然后每天中午有工大臺,可以點歌什么的。那時候沒什么娛樂的,收音機和磁帶還是我們最大的樂趣,所以自從有了這個電視,日子過得熱鬧多了。  
    
臺少,本來能看的節目就不多,大家看的自然也就差不多了。到了什么NBA總決賽的日子就不說了,不管愛看籃球的還是不愛看籃球的大都在宿舍里窩著。飯點了幾乎都沒什么人吃飯,然后等比賽完了,人就像潮水一樣從宿舍涌向食堂。  
    
很普通是吧,說個不那么普通的。那時候放過一個連續劇現在想起來是個滿無聊的香港愛情片好像叫什么天降奇緣,講的是女主是天上的紅娘,因為搞丟了男主的紅線只好下凡來補救,結果和男主相愛,最后為了男主的生命變成紅線成全男主和別人的故事。其中有一集男主的哥哥和他的小三第一次抱在了一起。就在抱在那一起的時刻整個5、6號樓同時發出了"哦~~~"的聲音,看來不僅我們5號樓的女生在看這個片子,而且6號樓的男生也在看哦。  
    
還是很普通是吧,那再說一個更不那么普通的。全校追比賽追電視劇你們都見過是吧,你們見過全校一個追廣告的嗎?那時候DVD正火。晚上10點多會播兩個DVD的廣告中的一個,一個的背景音樂是"蘋果熟了蘋果熟了",另一個的背景音樂是"玫瑰玫瑰我愛你"。也不知道那時候大家怎么無聊到了那種程度,每天都有無數的人趕回宿舍去看這個廣告。每天一到廣告時間,全校沸騰,經常在樓道里聽到有人一邊往回跑一邊問"開始了嗎開始了嗎",連我隔壁的學霸姐妹都犧牲寶貴的自習時間趕回來看廣告。無聊吧  
    
  
☆─────────────────────────────────────☆  
     noon (藍莓老獵人) 于 (Tue Sep 2 11:38:45 2015) 提到:  
  
當然也有不著急回來看廣告的,古語有言--月黑風高夜沒羞沒臊時。工大作為北京高校四大染缸之首,卿卿我我之事必然是少不了的。  
    
我隔壁宿舍制冷班8個姑涼,在一個月之內就有6個有了男朋友,而且男朋友都是她們本班的哦。這也不怪她們把持不住,誰讓教務把金工實習給她們安排在小學期里了?你想呀,一幫子人一個月除了開機床就是磨錘子,除了磨錘子就是看著個火爐子,無聊到爆的日子不談戀愛閑著也是閑著是吧。  
    
當年工大風氣就是如此,哪個班里都有那么幾對班內解決的,我們這一屆汽車班除外。在我們那個年代"好基友"這個詞還不流行,作為一水男生的"和尚班",汽車班就是有班內解決的也絕對不會有風聲漏出來對吧。我們那個時候思想保守--咳咳,這話說著雖然臉紅但是也不虧心。畢竟是那個年代,四大染缸之首又怎么樣,大家基本都是純潔的沒羞沒臊關系。對象們基本在班內系內校內,要么就是高中同學。像我宿舍14系的姐妹找了10系的兄弟,而另一個10系的兄弟又找了我們班的妹子。大都是校園戀愛,尤其是在低年級的時候。  
我記得那時我們樓里有個長得不錯的小姑娘,找了個男朋友是已經工作了的,風聞還是個小老板,有時小老板會拿著束花來學校,小姑娘隨之飄然而去,同學們每每議論,大有覺得此女不安分守己之意。  
    
現在想來,無非就是五十步笑百步,但當年就是這樣,風氣如此罷了。那時大家大都停留在拉拉小手親親小嘴的地步,繼續往下進行的不多。男生夜不歸宿大都是因為切網打游戲而不是開房滾床單。雖然夜里樓門鎖了爬墻上樓的事情也經常發生,但是大多數人還是趕在樓門落鎖之前回來的,白天還(ye3)要(bu4)上(fang1)課(bian4),那男女雙方要交流感情就只能利用從晚自習到熄燈這段時間了。  
    
  
☆─────────────────────────────────────☆    
      noon (藍莓老獵人) 于 (Tue Sep 8 14:09:46 2015) 提到:    
    
這時候我們確實有必要停下這華而不實的腳步,認真地審視一下工大的校園了。北京工業大學創建于1960年,位于北京市朝陽區平樂園地區,現今東臨東四環南路,南抵左安東路,西鄰西大望路,北望平樂園小區,校園總建設用地面積約63.97公頃。但在上個世紀末,周圍卻環繞著北京市多家化工廠,雖然大部分當時已經搬遷或者停產,但間或還是可以聞到也許是酸也許是辣也許是臭的味道。再加上通往平樂園52路總站的路上正在修路(據說我入學前一年那條路上樹木成蔭,可惜我沒看到),還有南區也一直在施工,各種暴土揚煙,環境惡略可想而知。  
    
在此種環境之下,校園內的綠化就尤為重要了。感謝當時校園的設計者和管理者,工大里面的樹還是不少的,而且根據那時的審美,校園里還有不少矮樹墻。于是,月朗星稀之時、枝葉掩映之下,工大校園里每晚都上映著一出出愛情戲。  
    
論環境來講,一教和一實(現在好像叫材料樓了)之間的中心花園最美,但是人來人往,坐在長椅上聊聊天氣還是可以的,但是想來不適合干聊天氣之外的事。一實后面小樹林也不錯,但虧在全是大樹,從這頭一眼可以望那頭,容積率太低。禮堂邊上是好的,有地方座,樹木柱子的一大堆,間或禮堂里還能傳出點配樂聲。我個人認為最好的還是圖書館(老)背后,電教邊上那片小樹墻,樹夠高夠密,而且勝在一個"黑"字。雖然還沒黑到伸手不見五指的地步,但是樹影婆娑,兩三米以外看不到人還是有的。經常小愛情鳥們親親我我到一半,樹叢深處一聲噴嚏才發現原來里面還有一對。  
  
  
  
☆─────────────────────────────────────☆    
       noon (藍莓老獵人) 于 (Tue Sep 23 13:37:37 2015) 提到:  
  
繼續說談戀愛的事  
    
如果趕上陰天下雨不宜出行之類,那么大家只好開發市內的場地了。那時候校園里沒  
幾棟樓,宿舍自不必說,我說過我們都是純潔得男女關系,平時拉拉小手親親小嘴也  
就得了,宿舍人又多管的又嚴,一早就被大家排除了。南區和基礎樓那時候剛建成多  
我們來說更像是校外,沒人愿意去。一實是那種每個學校都有的傳說中的"陰氣重"的  
地方,二實全是老師容易被抓,一教從來都是上自習的主力幾乎所有的地方都燈火通  
明。前兩天版上有哥們說可以進了自習室然后鎖門,這法子是極好的,把門一鎖把燈  
一關……。但是實踐過的人表示其實只能在周末或者人極少的教室執行。因為工大里  
談戀愛的太多,就算沒對象的也整天耳濡目染,古人言--"沒吃過豬肉,也見過豬跑  
"是吧,大家都不是傻子是吧,誰不知道鎖了的教室里有人呢。心好的拉兩下門走了  
,有脾氣的踹上個5分鐘,里面的人絕對受不了。 所以說算來算去在平日里只有二教  
最合適了。  
    
二教南北兩邊的樓梯一向搶手,經常是一個樓梯拐角一對。因為那時大家上下二教大  
多走中間的樓梯,東西兩邊的樓梯走得極少,晚上又黑,正是"談人生談理想"的好地  
方。記得有一次晚自習后回到宿舍(那時大概已經大三或者大四了,算是高年級了,  
班里大約一半的同學都有主了),宿舍里的矮個子姐姐向我大道苦水,說她和bf在二  
教晚自習后走北邊的樓梯下樓,經過3樓拐角的時候時候發現我和隨便男友正在親親  
我我,然后她們裝作沒看見走過去了--當然其實當時我們也裝作沒看見,然后走到1  
樓拐角的時候發現我們班的圓臉妹子和她10系的bf也正在那里膩膩歪歪。  
"你們一對在3樓一對在1樓,真是讓我們進退兩難"  
"然后呢,你們就從2樓的樓道穿到中間的樓梯下樓了?不過我怎么覺得2樓樓道好像  
今晚鎖上了……"  
"我們想上也不好下也不好,就在2樓該干什么該什么了……"  
現在想來二教的樓梯是離自習室最近的的寶地,對于認真上自習的小男女們再好不過  
,可惜空氣不好,不利于身體健康。  
    
日子一天一天過去,當年眼里那些笑過哭過愛過恨過的人們有的還在一起但大多數已  
經分開了,14系的姐妹終于成了10系的媳婦,我們班的圓臉妹子卻早已分手嫁了自己  
班里的兄弟,隨便男友從來都不隨便,那時的愛情雖然天真腦殘,但大多干凈純粹,  
想來也是很好的,很好很好的。  
  
☆─────────────────────────────────────☆  
     noon (藍莓老獵人) 于 (Mon Feb 29 10:28:00 2016) 提到:  
  
停了好久,前一陣子實在起不來床,這一陣子好點了,慢慢撿起來吧.不過就我這種嚴重的拖延癥患者,估計老二生出來了也寫不完.好在文字上下本來就沒什么聯系.  
上次寫到哪里來著?  
    
老公問我為啥不寫點學習上的事。是呀,老是聽人說"學生的首要任務是學習",可是回想起當年的日子,好像不大記得"學習"了,就記得吃喝拉撒風花雪月了。看來當年也沒好好學習過--沒事都和隨便男友閑逛去了。努力想想吧!  
    
我入學那會子大學還沒有擴招,工大也沒5年改4年。所以教室還是夠用的。上午兩節(大節),下午兩節,晚上一節大多是選修。大部分的課全在一教,少數的在二教、基礎樓和一實。后來還在信息樓上過兩門課。到了大四那年,我們依舊住在南區,專業課則大都在知新園上,很多同學早上起床后不吃早餐,洗漱之后走到知新園上課正好8點。前幾天翻出來大學的成績單,覺得一半的可已經很陌生了,有一種"我竟然還學過這門課"的感覺,想想真是對不起老師,大學的課印象深的不多。  
    
大一課最苦,最苦是高數。現在想起來當年老師在黑板上證明什么"夾逼定理""洛必達法則"還有一種想吐的感覺。而且我還記得當年期末在一教一樓走廊里貼出高數成績時大家的痛不欲生,然后還有人在邊上淡淡的來上一句"聽說是開方乘十的",這種人就是找揍對吧。  
    
計算機基礎真是不折不扣的基礎。那時候3寸盤還是存儲的主力,大家對計算機的認識也多停留在DOS上。記得第一次上機課是在一實,我們一幫同學都沒見過windows,大不理解什么叫做"我的電腦"。有個女生不知道怎么搞出來了畫板,我們那敬仰之情呀,如滔滔江水連綿不絕。大部分人都是在用鼠標瞎點。突然我前面的姐妹舉著鼠標回頭問題我"你看我這玩意為什么不動了",然后我們兩個經過了3分鐘的研究在確定,"這玩意"一定要放在桌子上才能動,下面的滾輪不動的話打死它也不動。別問我上網的事了,我入學那會子連BP機都沒有,怎么可能有網呢。各種網站倒是在之后幾年里迅速火了起來,見天的在三食十字路口擺攤子發小禮品,什么扇子紙巾小掛件之類的,就像現在那些掃碼送券的差不多,不過沒多久就都不見了  
  
  
  
--
  
※ 修改:·soqetsu 于 Feb 29 10:34:35 2016 修改本文·[FROM: 124.205.22.*]
※ 來源:·水木社區 newsmth.net·[FROM: 124.205.22.*]
  

返回頂部
Antigone第1樓
北京工業大學BJUT版☆╰╮o( ̄▽ ̄//
身份
核心駐版
文章
8074
星座
獅子座
積分
70347
等級
大洋(12)

發信人: Antigone (北京工業大學BJUT版☆╰╮o( ̄▽ ̄//), 信區: BJUT
標  題: Re: 想當年在北工大的日子 作者:noon (更新至12)
發信站: 水木社區 (Tue Sep  1 14:50:24 2015), 站內
  
辛苦。。。
  
【 在 soqetsu (CPEL) 的大作中提到: 】
: ☆─────────────────────────────────────☆  
:    noon (藍莓老獵人) 于 (Mon Mar 16 11:21:55 2015) 提到:  
: 偶爾逛進來,感覺蕭條的很。作為一個工大畢業的大媽,還是盡力為母校版做點貢獻吧  
: ...................
  
--
  
※ 來源:·水木社區 newsmth.net·[FROM: 117.114.147.*]

返回頂部
noon第2樓
藍莓老獵人
身份
用戶
文章
26688
積分
69425
等級
銀河(14)

發信人: noon (藍莓老獵人), 信區: BJUT
標  題: Re: 想當年在北工大的日子 作者:noon (更新至12)
發信站: 水木社區 (Tue Sep  1 14:50:47 2015), 站內
  
多謝
【 在 soqetsu (CPEL) 的大作中提到: 】
: ☆─────────────────────────────────────☆  
:    noon (藍莓老獵人) 于 (Mon Mar 16 11:21:55 2015) 提到:  
: 偶爾逛進來,感覺蕭條的很。作為一個工大畢業的大媽,還是盡力為母校版做點貢獻吧  
: ...................
  
--
  
※ 來源:·水木社區 newsmth.net·[FROM: 58.60.1.*]

返回頂部
anitaok第3樓
若希
身份
用戶
文章
1861
星座
雙魚座
積分
44898
等級
沉香(10)

發信人: anitaok (若希), 信區: BJUT
標  題: Re: 想當年在北工大的日子 作者:noon (更新至15)
發信站: 水木社區 (Wed Sep  9 21:33:34 2015), 站內
  
麥子沒了是因為我們當年畢業,一人給了一顆....
叫做收獲的果實...
--
  
※ 來源:·水木社區 http://www.pkrqau.icu·[FROM: 198.136.25.*]

返回頂部
schen第4樓
輕松
身份
核心駐版
文章
10967
積分
55754
等級
砥柱(15)

發信人: schen (輕松), 信區: BJUT
標  題: Re: 想當年在北工大的日子 作者:noon (更新至15)
發信站: 水木社區 (Wed Sep  9 21:56:28 2015), 站內
  
還是Noon厲害,能記得這么多,我就記得當時迷迷糊糊的,妹子也沒找到,然后恨透了周圍的化工廠,說啥都要離開這個鬼地方。。。
  
現在想想還是工大比較逍遙,以前在學校似乎就是超級簡單的生活,早晨起床吃早飯,直奔教學樓,我們那時候就那么幾個,上完課就想著晚上去自習,然后睡覺歇著,周末回家看老媽,好像這么四年就過來了
  
中間的小插曲也許很多,但是都只剩下片段了,記得當時還有班志,每天有人寫,現在也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大家到了大四都在考研出國啥的,最后連散伙飯都沒有就散了,大四的一年絕對是混亂不堪的狀態,這個我記得比較清楚,隔三差五的就弄些人去喝酒,一喝就是一箱啤酒,真是莫名其妙的狀態
  
那時候好像真的不會干什么,打球也不會,跑步也很慢,反而現在成了球迷加狂奔一族,那時候真是太小了,那樣黃金的歲月就浪費在自習室了。。。
  
【 在 anitaok (若希) 的大作中提到: 】
: 麥子沒了是因為我們當年畢業,一人給了一顆....
: 叫做收獲的果實...
  
  
--
  
※ 來源:·水木社區 newsmth.net·[FROM: 222.45.44.*]

返回頂部
noon第5樓
藍莓老獵人
身份
用戶
文章
26688
積分
69425
等級
銀河(14)

發信人: noon (藍莓老獵人), 信區: BJUT
標  題: Re: 想當年在北工大的日子 作者:noon (更新至15)
發信站: 水木社區 (Thu Sep 10 08:59:54 2015), 站內
  
真的嗎?
收獲的果實……
你97年就畢業了呀,師兄好
【 在 anitaok (若希) 的大作中提到: 】
: 麥子沒了是因為我們當年畢業,一人給了一顆....
: 叫做收獲的果實...
  
  
--
  
※ 來源:·水木社區 newsmth.net·[FROM: 58.60.1.*]

返回頂部
pippenme第6樓
買車光榮,開車可恥,一切為了雞地屁
身份
用戶
文章
315508
積分
75973
等級
椽桷(13)

發信人: pippenme (買車光榮,開車可恥,一切為了雞地屁), 信區: BJUT
標  題: Re: 想當年在北工大的日子 作者:noon (更新至15)
發信站: 水木社區 (Thu Sep 10 09:20:14 2015), 站內
  
我們大一就喝酒
  
【 在 schen (輕松) 的大作中提到: 】
: 還是Noon厲害,能記得這么多,我就記得當時迷迷糊糊的,妹子也沒找到,然后恨透了周圍的化工廠,說啥都要離開這個鬼地方。。。
: 現在想想還是工大比較逍遙,以前在學校似乎就是超級簡單的生活,早晨起床吃早飯,直奔教學樓,我們那時候就那么幾個,上完課就想著晚上去自習,然后睡覺歇著,周末回家看老媽,好像這么四年就過來了
: 中間的小插曲也許很多,但是都只剩下片段了,記得當時還有班志,每天有人寫,現在也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大家到了大四都在考研出國啥的,最后連散伙飯都沒有就散了,大四的一年絕對是混亂不堪的狀態,這個我記得比較清楚,隔三差五的就弄些人去喝酒,一喝就是一箱啤酒,
: ...................
  
--
男人無所謂忠誠,忠誠是因為所受的誘惑不夠
女人無所謂正派,正派是因為背叛的籌碼太低
患難與共是因為應對危機的能力太小
生死相依是因為做事只用小腦
白頭偕老實在是運氣太好
  
  
※ 來源:·水木社區 newsmth.net·[FROM: 111.196.65.38]

返回頂部
anitaok第7樓
若希
身份
用戶
文章
1861
星座
雙魚座
積分
44898
等級
沉香(10)

發信人: anitaok (若希), 信區: BJUT
標  題: Re: 想當年在北工大的日子 作者:noon (更新至15)
發信站: 水木社區 (Thu Sep 10 13:22:54 2015), 站內
  
真的,不過應該不是一茬麥子:-D
我太年輕,沒見過北門的麥子,我畢業的時候是修南門的時候種的麥子
【 在 noon 的大作中提到: 】
: 真的嗎?
: 收獲的果實……
: 你97年就畢業了呀,師兄好
: ...................
  
--
  
※ 來源:·水木社區 http://www.pkrqau.icu·[FROM: 222.73.57.*]

返回頂部
noon第8樓
藍莓老獵人
身份
用戶
文章
26688
積分
69425
等級
銀河(14)

發信人: noon (藍莓老獵人), 信區: BJUT
標  題: Re: 想當年在北工大的日子 作者:noon (更新至15)
發信站: 水木社區 (Thu Sep 10 13:24:42 2015), 站內
  
我畢業的時候還沒有南門呢
不過看來工大的領導可是真喜歡種麥子呀
【 在 anitaok (若希) 的大作中提到: 】
: 真的,不過應該不是一茬麥子:-D
: 我太年輕,沒見過北門的麥子,我畢業的時候是修南門的時候種的麥子
  
  
--
  
※ 來源:·水木社區 newsmth.net·[FROM: 58.60.1.*]

返回頂部
pippenme第9樓
買車光榮,開車可恥,一切為了雞地屁
身份
用戶
文章
315508
積分
75973
等級
椽桷(13)

發信人: pippenme (買車光榮,開車可恥,一切為了雞地屁), 信區: BJUT
標  題: Re: 想當年在北工大的日子 作者:noon (更新至15)
發信站: 水木社區 (Thu Sep 10 13:24:48 2015), 站內
  
厲害,我進校的時候,北門還沒有修那
  
  
【 在 anitaok (若希) 的大作中提到: 】
: 真的,不過應該不是一茬麥子:-D
: 我太年輕,沒見過北門的麥子,我畢業的時候是修南門的時候種的麥子
  
  
--
男人無所謂忠誠,忠誠是因為所受的誘惑不夠
女人無所謂正派,正派是因為背叛的籌碼太低
患難與共是因為應對危機的能力太小
生死相依是因為做事只用小腦
白頭偕老實在是運氣太好
  
  
※ 來源:·水木社區 newsmth.net·[FROM: 111.196.65.38]

返回頂部
  • 文章數:27 分頁:
    1. 1
    2. 2
    3. 3
    4. >>
0.01—0.1元捕鱼